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资本资本

光伏明星股退市倒计时 ST爱康、ST亿利、ST阳光黯然离场

查看 小财 的更多文章小财2024-06-24【资本】74534人已围观

6月20日,是ST爱康(002610.SZ)停牌的第二天。因触及交易类强制退市情形,该公司股票甚至不会进入退市整理期,超过27万股民等不到“缓冲期”。

面临同样境况的还有ST阳光(600220.SH)和ST亿利(600277.SH)。

6月14日,ST阳光开始停牌,截至一季度末,该公司股东人数约9.98万。6月24日,ST亿利预计将停牌,截至一季度末,该公司股东人数约11.26万。

昔日三大光伏股均开启了摘牌倒计时,这让无论是光伏业内人士还是资本市场的投资者都不胜唏嘘。

曾经,上述三家光伏公司亦各有光环:爱康科技是光伏边框、异质结制造头部企业,亿利洁能在光伏治沙领域名声大噪,江苏阳光更是频频展现大手笔投资光伏产业的决心。

高光时期,ST爱康、ST阳光以及ST亿利都曾是百亿市值股。其中,ST爱康和ST亿利的市值都突破过250亿元。

作为光伏边框龙头企业,ST爱康自2011年上市以来经历了多次业务转型,涉足过电池组件、光伏电站、能源互联网等业务。最近三年来,该公司重点投资HJT电池,并布局了湖州、赣州、苏州和舟山四大制造基地。

然而,押注HJT的这三年里,ST爱康连年亏损——2021年至2023年,该公司合计亏损超过20亿元。且在今年一季度,ST爱康仍未止损,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13亿元。

持续性的亏损,致使ST爱康聘请的会计师事务所对该公司2023年度财报出具了保留意见与持续经营相关的重大不确定性说明段的审计报告。此外,ST爱康的年度审计会计师事务所还对公司2023年度内部控制出具否定意见审计报告。这些因素叠加,ST爱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一个插曲是,就在今年的4月15日,ST爱康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称,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目前公司不存在被ST的风险。即便是5月8日举行的业绩说明会上,该公司管理层依然表示此前所说“目前公司不存在被ST的风险”的说法不存在误导投资者的情况。

并且,ST爱康的董事会彼时还认为,“未来12个月内,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不存在重大问题。”

但这与后来发生的实际情况相悖。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过去几年,资本市场对于ST爱康始终保持着一定的热度。尤其在2022年6月30日的报告期,该公司股东数量达到了最高点,为34.86万。可ST爱康当前股权结构极为分散。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该公司前十大股东合计持股比例仅为9.32%。

“实控人持续减持套现,是(导致股权结构分散)一大原因。”一位券商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大股东通过减持把股份“让渡”给了散户,“受伤的还是散户投资者。”

根据记者初步统计,仅在2017年至2022年间,ST爱康的实际控制人邹承慧家族便合计减持6.27亿股,减持金额达到20.54亿元。

最新的数据显示,ST爱康截至5月20日的股东为27.68万,相较于一季度末的数据只少了3610户。

ST阳光和ST亿利的股东数虽然不及ST爱康,但两家公司截至今年一季度末的股东数量合计超过20万。具体来看,ST阳光当期股东数量为9.98万,ST亿利则为11.26万。

最近五年里,ST亿利的股东规模翻了数倍——2019年一季度末,该公司股东总人数为4.97万,而2022年上半年,其股东总人数猛增至14.17万。在2022年一季度,ST亿利市值也创下历史新高,接近280亿元。

头顶过各类光环,ST爱康、ST阳光和ST亿利这三只昔日光伏明星股将从A股黯然离场。

不过,退市不等于破产清算,ST爱康、ST阳光以及ST亿利这三家光伏公司并未走到死亡的边缘。

今年6月10日,ST亿利的母公司亿利资源集团发布《写给亿利人的一封信》提到,“资产价值上看,截止到今年一季度末,上市公司(即ST亿利)仍有190亿元净资产;经营质量上看,在今年严峻的经营环境下,一季度仍能实现超十亿元的营业收入、创造上亿元的经营性现金流;业务亮点上看,沙漠风光新能源与煤化工等优质业务稳健经营。”该集团还进一步称,“亿利洁能股价持续下滑,集团公司管理不善是重要的主因。”

事实上,围绕在ST亿利的争议,绝大多数皆因控股股东而起。

例如,导致ST亿利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主要原因是,该公司2023年度内部控制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否定意见内部控制审计报告。其中,主要情况为亿利洁能公司2023年末在亿利财务公司存放大额款项达到39.06亿元,而这笔资金被亿利财务公司用于向亿利集团及其关联方发放贷款,而相关贷款已被划分为次级贷款(不良贷款的一种),公司存款存在重大可收回性风险。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2023年6月,因往年度出现控股股东及关联方非经营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关联交易未履行决策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等违规行为,上交所曾对ST亿利、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予以公开谴责。

而ST阳光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原因,亦与其控股股东江苏阳光集团密切相关。这包括了该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非经营性资金1.7亿元。除此之外,在2023年度审计报告中,ST阳光为江苏阳光集团提供的4亿元借款担保一事,会计师事务所认为无法对该担保事项预计可能产生的担保责任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眼下,在A股光伏板块,濒临危机的光伏公司控股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均难逃责任。

除了上述三家拟退市公司外,至今仍处于停牌状态的东旭蓝天(000040.SZ),也面临着存入集团财务公司的大额款项取款受限的困境,这使得原本自身造血能力下降的上市公司遭遇着较为严重的资金流动性难题。

一位金融人士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由集团公司主导设立的财务公司存在着管理上的风险。“财务公司股权结构相对单一,经营决策和业务活动往往会受到企业集团的干预与影响。且其风险管控体系容易受到集团层面干扰,需要极大地考验集团的内控机制。”

Tags: